作者归档:vicsen

仪器仪表发展离不开高素质人才

一个欣欣向荣的行业离不开的是高素质的专业人才,仪器(颗粒计数器等)仪表广泛涉及到国民经济、科学研究和与人们日常生产相关的各个方面,是提供检测、计量、监测和控制装置、设备与技术的综合性工程领域,是人类获取信息、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重要工具,为人类社会提供了重要的物质技术保障。在我国快速发展的这几年需要不断的深入发展,实现好的发展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培养,提高我国仪器自主创新的能力,人才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建国初期,新中国处于百废待兴、大规模经济恢复和建设时期,应一批大型骨干工业企业和国防工业对仪器仪表类专门人才的大量需求,1952年天津大学、浙江大学筹建了“精密机械仪器专业”和“光学仪器专业”,并逐渐形成体系。

十多年来,学术界、科技界、教育界的仪器仪表领域的老前辈们为仪器仪表的作用地位做了深入的研讨、深刻的分析和精辟的描述。多名科学家王大珩、杨家墀、金国藩等院士所高度概括并指出“仪器仪表是信息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信息工业的源头”,揭示了仪器仪表的学科本质和定位,指明了仪器仪表学科的发展方向,对学科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指导意义,并为之奔走呼吁。仪器仪表学科由此得到正确定位、规范叙述并明确了发展方向。 仪器仪表类专业的发展速度是的,在不到10年的时间内,其办学规模大约翻了两番。呈现出招生和分配两头热的良好状态。本专业大发展的原因,既源于较大的社会需求,也源于社会对本专业教育的认同。

中国粒度仪测量新成就

为追踪国际流体污染测试和流体污染控制技术的最新发展,新乡航空工业集团航空颗粒度计量测试站经过5年的努力完成了“新粒度标准溯源研究”课题,创建了“新粒度标准定值系统”,使我国国防工业拥有了国内最高的粒度测量能力,从根本上解决了我国颗粒度量值的溯源问题。“新粒度标准溯源研究”课题的完成,标志着我国从此结束了无法实施不规则形状颗粒“测量”定值的历史,为国防工业型号科研生产中的污染粒度测试与计量量值的溯源性、准确性提供了可靠保障。
油液固体污染是造成武器装备操纵系统失灵和附件功能性故障的主要因素。
现代武器装备操纵系统70%的故障是因油液污染而引发的,而自动颗粒计数器是监测油液固体污染状态的关键设备,其量值是否准确,直接关系到武器装备使用的安全性和可靠性。颗粒度量值的计量参数是油液单位体积内颗粒的大小与数量,该量值传递的载体是“油中颗粒标准物质”,颗粒度量值的统一和准确完全依赖于这种标准物质。
国际上长期使用的ACFTD粉尘无法解决量值的溯源性问题,现已被国际标准化组织推出的一种新的定值更加科学的ISOMTD标准粉尘所取代。如果我国不及时开展新粒度标准定值研究,一旦国际上开始使用ISOMTD粒度标准,通过多年努力建立起来的颗粒度量传、污染检测和控制网络将无法开展正常工作。

仪器仪表的历史

现在各行各业的仪器仪表有很多,各自的作用也不相同,例如,检测润滑油杂质的颗粒计数器,检测润滑油元素的油料光谱仪,检测润滑油中磨损颗粒大小数量的铁量仪等。实际上我国在古代就有仪器了。下面我们就来介绍一下仪器的历史。
早期主要的测量、度量器有天文钟/水运天文台,在公元前2500年就有使用天平,而在普通贸易中使用天平的最早迹象是在公元前1350年。天平杆为木制,砝码则是用青铜做成的各类鸟兽形状。原始的计时器主要有影钟、水钟和水运天文台3种。公元前1450年,古埃及就有绿石板影钟。至公元14世纪,用以表示时间的可靠的方法是日晷或影钟。公元前600年至公元前525年,也有用棕榈叶和铅垂线记录夜间时间和特定天体的仪器。当天体通过子午线时,从棕榈叶的开口中观察到天体穿过铅垂线的过程。
在中国江苏仪征,出土了东汉中期的小型折叠铜质民间测影仪器。公元1400年前,埃及记录较短时间的仪器叫水钟,水钟内有刻度,下有小孔,整个水钟用雪花石膏做成瓶状。在古希腊,古罗马有当时世界上机械计时仪——水仪。通过水的传递计量时间,记录的是不断流动的概念而不是连续相等的时间。
中国北宋的苏颂和韩公谦于1088年制作了天文计时器——天文仪象台。它采用民间的水车、筒车、桔槔、凸轮和天平秤杆等,是集观测、演示和报时为一身的天文钟,被称为水运天文台。
指南针、浑天仪、地动仪。在中国,公元前300~公元前100年,有人利用天然磁石的性质,发明了磁罗盘,即定向仪器;指南针到宋代发展成熟。中国西夏时候就有观测和记录天文的仪器,叫浑天仪元代的郭守仪(1231年~1361年)对浑天仪进行了改造,制成简仪,其制造水平在当时遥遥领先,其原理在现代工程测量、地形观测和航海仪器中广泛使用。东汉时期,张衡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自动天文仪——浑天仪和世界上第一台观测气象的候风仪,开创了人类使用仪器测量地震的历史。